刀羊呀喂ฅ

这里刀羊♡有时候会脑回路错乱还请见谅,什么都不会还什么都想尝试的家伙→_→因为可能要被收手机所以不能及时回消息……企鹅号3559153913扩列请标明来意,刀羊这种一句话要斟酌半天的人是一定会躺列的我给你港(๑•ั็ω•็ั๑)可能不会发什么二次元的东西【滑稽】半现充半入宅的人生可真是……qwq
主要厨凹凸和罗战,漫威dc都吃,没有刀羊我不吃的cp【叉腰】
好吧就这样,下次想到什么再继续啰嗦吧2333

繁华之中【上】

小白文笔预。
这么久没更新一更新就是帮人养孩【滑稽
欢迎扩列呀(・ิϖ・ิ)っ♥
那么我们开始吧(ฅ>ω<*ฅ)
——————————————————————————————
繁华之中【上】

       这个世界上到底有什么事能大过吃呢?

       殁佥靠在海德鸽的大腿上,任由那跟棉签往耳朵里深入。

      好痒……酥酥麻麻的感觉从耳朵顺着脊背延伸,一直传到尾巴尖。

      殁佥忍住抖耳朵的冲动 ,轻轻的打着呼噜。

      大概掏耳朵的爽快可以暂时抵挡对吃的向往吧。

       她感觉到温热的气息扑到耳边,“呼——”

       殁佥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殁佥……我们去大城市里玩吧!” 海德鸽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

        “哼嗯……干嘛啊?”

        她差点就直接点头答应了 。

       这就是书上说的“枕边风” 吗?威力真是大啊。

        “玩啊!玩还需要理由吗?而且大城市有你从来没吃过的好吃的哟~”

       海德鸽继续在殁佥的耳边轻轻说着,殁佥终于忍不住抖起耳朵——
       “嘴拿开嘴拿开!痒得很!嗯——”

      棉棒再次深入耳道,刺激的殁佥尾巴僵直。

       “走吧走吧~你都多少年没出过这片山林了……再说有我在不会有大问题的啦!我带着你玩啊!”

         一番软磨硬泡。

         “说走咱就走啊!你有我有!全都有啊!”

海德鸽乐淘淘的牵着殁佥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

         有我有你,可不是全都有了么。海德鸽瞧着殁佥东张西望的样子,嘴角止不住的上翘。

        时间回到5个小时之前。

        两人坐在海德鸽的魔杖上,享受了10分钟的肆意飞行和山林美景,确认没人经过后,在保护区的铁栅栏旁停了下来。

        海德鸽熟练的施起咒语,把自己尖尖的帽子变成黑色的贝雷帽,黑袍也变成纱质的长外套。

        “里面的衣服还算现代,就这么穿吧……”海德鸽用魔杖指着自己的眼睛开始施咒。

        身体部位是不能随便施变色变形的咒语的,所以海德鸽施了一个能让普通人混淆所看到的颜色的咒语——简单说就是看了就忘了是什么颜色。

        不过这个咒语对非普通人是没有效果的。

        眼睛施好混淆咒后,海德鸽故意凑到殁佥脸跟前,眨眨鸽血石般剔透的眼睛,问到:

       “这样好看么殁佥?”

       “好看你妹啊好看!!”殁佥一爪子呼在她脸上把她拍开,“我也得变一下吧?”

       海德鸽伸手揪揪殁佥的短打装:“当然要变!”

       两人又折磨了一会,就光鲜的站在国道上伸手搭车了。

        车主一家在海德鸽的甜言蜜语下给了她们一包薯片,还坚持不要她们的钱。

        于是当车停下,两人即将下车的时候,海德鸽提议两个人给车主家的小男孩一个亲亲当做报酬。

       这家伙完全就是打好主意不给钱吧!殁佥看着被小男孩牵着手的海德鸽。

       海德鸽俯下身来,在小男孩脸上印下一个亲亲——殁佥感觉到一丝魔力波动,海德鸽在小男孩身上下了一个咒。

        在海德鸽的强势按头下,殁佥也不情不愿的用嘴碰了那个小男孩一下。

        她们跟车主一家说了再见就准备离去,海德鸽却被小男孩拽住了外套。

         小男孩说:“大姐姐……我可以娶你吗?”

         在说这种话之前拜托你把鼻涕搽干净!!!

           你亲爹脸色都变了你没看见吗!!!

        殁佥在心中吐槽刷屏,抱着手面无表情的样子,一丝丝杀气却渗透出来。

         海德鸽微微一笑,蹲下摸了摸小男孩的头。

        “假如……你长大以后,长成男子汉以后还能遇见我,那个时候我就会回答你这个问题哦。”

       目送着车远去,海德鸽抹了抹不存在的汗:“哎呀哄孩子也是个技术活。”

        殁佥瞧着海德鸽:“我倒觉得你乐在其中……你在那个家伙身上下咒了?”

        海德鸽点点头:“嗯,这算是我们处事的准则。魔女不能帮人做事不收报酬,相对的人家帮我们做事也不能不给报酬。如果不劳而获或者劳而不给的话……会被世界规则惩罚的。我也只是给那个小男孩下了一个月的保护咒而已啦。”

       海德鸽拉着殁佥自在的穿梭在人流中,殁佥从未见过这么多人同时在一个地方走动,仿佛是虎生第一次感到挤。

        这就是人的正常生活吗……甘莜乐说过的正常生活?

        殁佥慢慢的走了神,想起许多年前那个女孩说起这一切时晶晶亮的眼睛和些许落寞的神情。

        手忽然被更用力的握住。

        “别松手殁佥。人这么多,走丢了就不好找了。”

        她回头,看到一双同样亮晶晶的鲜红眸子。

       “嗯。”

        那些悲伤和落寞都逝去了,是好还是不好呢?也许现在这样鲜明的欢乐,才是应该抓住的吧……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