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羊呀喂ฅ

这里刀羊♡有时候会脑回路错乱还请见谅,什么都不会还什么都想尝试的家伙→_→因为可能要被收手机所以不能及时回消息……企鹅号3559153913扩列请标明来意,刀羊这种一句话要斟酌半天的人是一定会躺列的我给你港(๑•ั็ω•็ั๑)可能不会发什么二次元的东西【滑稽】半现充半入宅的人生可真是……qwq
主要厨凹凸和罗战,漫威dc都吃,没有刀羊我不吃的cp【叉腰】
好吧就这样,下次想到什么再继续啰嗦吧2333

【鬼莉鬼】来玩征服游戏吧,哥哥大人?④【完结】

鬼莉鬼骨科向/私设爆炸注意/ooc开花注意

合法兽耳和大佬属于你们,ooc是我的

几经犹豫刀羊还是发出来了——刀羊知道有很大缺点但请轻喷啦

算是刀羊第一个完结的玩意【垂头丧气】刀羊怕是不适合当个写手

之后还会有前传,鬼莉幼年时期【其实我还没想好】

我真的好啰嗦啊OTZ
——————————————————————————————
        鬼狐天冲躺在雪地上,没有穿袍子,他恍惚中觉得已经很久没感受过这种凉意了。

         有多久呢?

         温热的血流在雪地上,雪化成水,掺杂着血液丝丝缕缕的穿透他的衣服,黏在他的肌肤上。

         最终还是失败了啊……

         不过另一种意义上他也成功了——起码他是活着出了凹凸大赛。

         即使不是那个第一名。

         真是狼狈啊……还好,他还有退路。

         鬼狐一族的行事风格就是从来都不孤注一掷,从来都会留下退路不是吗?

         “真是狼狈啊。”清亮的声音响起,钻进鬼狐天冲的耳朵,穿过隆隆的耳鸣,钻入他的脑海。

          不是幻觉啊。鬼狐天冲抖抖耳朵,闭上眼睛装死。

          “怎么,还真死了啊?”

          凯莉慢慢走过来,一屁股在他旁边坐下。

          伸手从老骨头嘴里拿出几瓶系统出品价值不菲的回血回蓝药水,粗暴的倒在鬼狐天冲嘴里。

          衡量了一下药水的价值和不张嘴的后果,鬼狐天冲只好张嘴接下,药水咕嘟咕嘟得灌下去,凯莉满意的拍拍他的头。

          “有没有不甘心啊?”凯莉伸手蹂躏他的耳朵,有几缕长发落在鬼狐天冲的脸上,“我的哥哥啊。”

          熟悉的香甜气味再次飘来。鬼狐天冲叹了口气,瞧了一眼也挺狼狈的凯莉。

          他们刚刚才激战了很久啊,凯莉还能甩开她的队员们找到他也不容易。

          和他对手戏还演这么久,估计完全骗过格瑞,不愧是他妹妹。

           “你说呢?”鬼狐天冲戏谑的反问到。

            “那就跟我走好咯。”凯莉眨眨眼。

            “你觉得我有别的选择么?我的主人?”反正都成这样了,鬼狐天冲倒是很放的开,完全没有之前的别扭。

            凯莉没有回答,两人一下子静默下来。

            “以那个男人的元力发誓,”凯莉忽然打破了沉默。

           凯莉和鬼狐天冲身上同时泛起幽幽的蓝光,是那个男人留在凯莉身上关键时刻用来保命的元力。

        鬼狐天冲突然知道凯莉要干什么了。

          凯莉调出的这分元力是用以维持一个平等契约的,但鬼狐天冲知道这份元力的存在就是为了毁灭——它被自己的主人下了毁灭的命令。凯莉要控制这份元力形成守护的契约,就必然会遭到元力的反噬。

           鬼狐天冲瞪大眼睛:“你疯了凯莉!他会知道的!我们都会被他——”凯莉的声音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

         “凯莉将保持与鬼狐天冲的契约,至死不渝,不限制他的自由,协助他完成自己的梦想,直到生命尽头。”凯莉紧紧的咬着牙,从牙缝中挤出一个一个的字,字字沉重的敲击在鬼狐天冲心上。

        “等等!”鬼狐天冲伸出手拽住凯莉垂下的一缕黑发,但已经晚了。

         凯莉身上丝丝血气蒸腾而起,与暴动的蓝色元力纠缠在一块。她紧紧的咬着牙,用尽所有的精力去控制蓝色的元力形成那个契约。

         符印渐渐成型,闪烁着红蓝交织的光芒,分成两半消失在凯莉和鬼狐天冲的身体内。

        鬼狐天冲的手低落下去。这又是何苦呢……

        他知道,凯莉是怕他因为他们之间的主仆契约与她再生嫌隙。

        所以她非要选择最难最麻烦的方式表达喜欢。

        但其实他早就不在意这事了。

        他确实恨过,恨自己那个改变鬼狐一族受人指使的命运的梦想,恨鬼狐的血脉,恨那个男人让他成为半个鬼狐一族,成为被族人厌弃的【鬼狐一族的反骨】,也恨与他定下一半主仆契约的凯莉。

       所以那时他选择离开。凭借他的聪明才智他在宇宙中混的还不错,靠着倒卖东西生活,也一次一次的出入生死边缘,时间和阅历渐渐磨平他的仇恨,他觉得自己已经够强,他仍然要完成他那个梦想。

       他在参加凹凸大赛之前回了一次故乡,那个他和凯莉长大的地方——得知凯莉也早已出走,他的母亲一直一个人生活在那个空无一人终年大雪纷飞的星球上。

        他和凯莉童年时代的一切痕迹仍然被温柔的保存在那个老房子里,母亲壁炉里的火焰仍然熊熊燃烧着,和母亲的笑容一样温暖。

       在凹凸大赛再度见到凯莉,鬼狐天冲就打算完成那剩下的一半主仆契约——这就是他为自己准备好的退路了。

         但他也确实没有想到,凯莉在主仆契约之外还准备了这个平等契约。

        这一次,他的妹妹在聪明才智和洞察人心上,也胜他一筹。

       “嘿嘿,哥哥,怎么样?要不要放心的留在我身边?”凯莉脱力的趴倒在鬼狐天冲身上,心满意足的笑起来。

          太阳快要出来了,东方已经变白,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让鬼狐天冲觉得有些刺眼。

         “好啊。”鬼狐天冲听到自己这样说着。

         “那即使成为召唤兽什么的哥哥也同意了哟!”凯莉胳膊支在地上,用手撑着头朝鬼狐天冲露出灿烂如朝阳般的笑容,再一次刺痛了鬼狐天冲的眼。

         “原来是这样……你又套路我,妹妹。”鬼狐天冲从胸腔里发出沉闷的笑声,脸上的表情半是生气,半是好笑。

        大概鬼狐天冲只有与凯莉独处时,才会放下面具露出真实的自己吧。

        嬉笑怒骂的真实感,真的好久没有过了啊……鬼狐天冲眨眨有些酸胀的眼。

         “兵不厌诈咯我亲爱的哥哥~再说这可是哥哥你挑起的游戏啊,我要是不赢你一把,岂不太没面子?”


【鬼莉】来玩征服游戏吧,哥哥大人?③

鬼莉骨科向/微车注意/私设超多注意
合法兽耳和大佬属于你们,ooc属于我
私心来了一段车的尾气23333
要收手机了啊更新会更慢的【本来就很慢了】
不过预计这篇还有一章就结束了
可能还要前传来解释下伏笔吧【没错就是因为乱下伏笔而无法解释】
老样子找①②请戳刀羊头像♡因为刀羊这个电子科技盲不会放链接~
要车请QQ扩列!QQ请打开简介!
如果没有及时回复评论和通过QQ的话说明刀羊手机已经收了qwq
听说点小红心小蓝手评论的妹子都是小天使哟~
我真的好啰嗦OTZ
——————————————————————————————
       “舒服吗哥哥?”凯莉从星月刃上滑下,扶起软成一摊烂泥的鬼狐天冲,将他拥在怀里,手抬起他的下巴,与沉浸在高潮余韵里的鬼狐天冲再次交换了一个漫长的吻,唇舌交缠,不愿分离。

         凯莉拥着鬼狐天冲的手慢慢往上,终于在修长的脖颈处重重一敲——

        “唔嗯!”发出痛呼的不是鬼狐天冲,而是凯莉。

        “看来我们想到一块去了啊哥哥。”凯莉半抱着已经昏迷的鬼狐天冲慢慢蹲下,明明在颤抖的唇却慢慢上扬,露出一个真心实意的笑来。

        几乎在凯莉打晕他的同时,鬼狐天冲用蜂后之刺戳了她一刀。

        确实是用戳的,鬼狐天冲真的不剩下什么力气了。蜂后之刺只是戳破了她背后的一点肌肤,神经毒素渗入身体,伤口流出殷红的血。

        “只是想给我一点教训嘛,何必放弃躲过我一击的机会呢。我愚蠢的哥哥哟~”凯莉嬉笑着用脸蹭蹭把头埋在她肩上的鬼狐天冲柔软的发,一边向系统兑换了缓解毒素的药和鬼天盟同款斗篷。

        “契约已经完成了,凯莉小姐。”老骨头解除假死状态,飘飘悠悠的悬浮到凯莉手上的悬浮窗前。

        “是啊,如此一来我和哥哥的征服游戏也就告一段落了。之后就有一段时间可以好好玩别的游戏,当我的星月魔女咯~”凯莉轻松的说。

        “这个药好像并不能让您的身体立即好起来,凯莉小姐,还是换个好一点的吧。”老骨头关切的望着凯莉,凯莉却不以为意,把抖着手把袍子套在鬼狐天冲身上,又指挥老骨头把鬼狐天冲的面具找来,端端正正的给他带好。鬼狐天冲仍犹带情潮的秀丽面容和身体被遮盖,凯莉这才站起来,对老骨头说:“没那么疼。他也有怨气啊,这是我欠他的……一直都是我主导,这下可是真卖身给我了,让自己男人报复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她嘿嘿笑了起来,颇为得意。

        “唉……好吧凯莉小姐。我当初就阻止大人把您送到那个女人那里去,如果没去你才不会遇上这个臭小子呢!再说这个已完成的契约根本没有谁是主导了,共享生命实在是太危险了……唔唔!”

         凯莉一边扳住星月刃使劲一边调动元力,废了大劲才把星月刃拽出来。重新坐上星月刃,零落的几枚星镖也滴溜溜的飞来。凯莉一把抓住老骨头让它闭嘴,弯腰捞起鬼狐天冲,把他挂在星月刃的尖尖上。手轻轻一挥散乱的头发,心念一动星月刃便冲上天空,从上面俯视着这片春意盎然的森林。

         凯莉畅快的大笑,鬼狐天冲在星月刃的尖尖上摇摇欲坠。老骨头见状尖叫起来,可惜被捂住嘴的声音有些模糊:“笑节你表快王晓了恒威胁!(小姐你不要开玩笑了很危险!)”

         松开握着老骨头的手,老骨头立刻飞到一边以防鬼狐天冲掉下去。凯莉两只手拨弄着黑发,直到它们再次平顺的披在背后。

        星月刃仍然平和的飞行着,朝着鬼天盟基地的方向。

        凯莉伸手拎起鬼狐天冲,把他横放在膝上,一手搂住他的上身。老骨头飘飘悠悠的得飞回凯莉腰间。凯莉看着鬼狐天冲,忽然开口:“你说错了老骨头……当初把我送到阿姨那里去,遇见哥哥,是我那个混账老爹做过除生出我和哥哥之外的,最聪明的决定……”老骨头没有回答,凯莉也不想要回答。气氛一下变的沉闷。

        凯莉觉得嘴巴有点闲,于是又摸出一个棒棒糖吃上。

        “哎西瓜味的。”凯莉笑眯眯的看着越来越近的鬼天盟基地。

        好像已经被高层上走动的人发现了……凯莉不再抱着鬼狐天冲,而是一只手拎着他,让他在半空中摇摆,朝鬼天盟众人示意。

        本来已经对准她的狙击枪口瞬间消失。

        星月刃开始下降,带起凯莉的黑发。凯莉另一手托腮轻轻的笑着。

        手好累。下次要在哥哥身上讨回来。凯莉看着鬼天盟众人,心里却是另一番活动。

        星月刃停在距离地面稍近的距离,保证没有人能跳起来抢走鬼狐天冲。

        下方鬼天盟众人警戒着凯莉,却因担心鬼狐天冲的安危无法做出更多的行动。

        莱娜焦急的望着凯莉手上摇摇欲坠鬼狐天冲,时刻做好用自己的身体接住他的准备。

         凯莉转向她:“你看起来比较担心?那你可能是管事的。这家伙要和我切磋被我打伤了……害得我还得给你们送回来。”凯莉做了个鬼脸。

        “放下鬼狐大人!”莱娜并没有理会凯莉的一番所谓的解释,握紧手中的蜂后之刺,被面具遮掩的脸上是难以抑制的担心和焦虑。

        “当然可以……不过,可爱又忠心的你,愿不愿意以自己为担保谈判换回鬼狐天冲呢?”凯莉一时兴起,想要逗逗这个紧张的女孩。

        这么明显的爱慕也只有哥哥这种没心肝的人会假装没看见了……不,也许还要加上一个她自己。凯莉无所谓的笑笑,感觉西瓜的甜味渐渐变淡。

         正因为如此,他们两个没心肝的人才为对方在自己的心上留下一席之地。

         没有人会比对方更适合自己。凯莉和鬼狐天冲都是如此明白的,只不过比起凯莉游戏人间的心态,鬼狐天冲还有另外要背负的东西。

        “我凭什么相信你?”莱娜看着凯莉,身体却不自觉的放松了些许。

        “唔,因为你可爱吧。”凯莉一只手扔提着鬼狐天冲,另一只手掏出一根棒棒糖拆掉皮塞进嘴里,漫不经心的望着她,莱娜甚至觉得凯莉根本没在看她,而是在想什么别的。

       “好,我跟你谈判。”闻言凯莉回过神来,星月刃转过方向慢悠悠的远离鬼天盟基地。

       “那就跟我来,而且我只想和你一个人谈判哟。”

       莱娜挥退了几个想要跟上的鬼天盟成员,自己向凯莉的方向追去。

       树林里,凯莉打横抱着鬼狐天冲,笑眯眯的等着莱娜。

       “既然谈判那就谈判吧,只要能换回鬼狐大人,我什么都能做。”莱娜一心都在鬼狐天冲上面,但她尽量让自己直视凯莉,不让自己在敌人面前流露出哪怕一点点的脆弱。

        凯莉笑着摇摇头,“其实也没什么的啦,就是他醒了之后,你帮我传个话而已。”凯莉好笑的瞧着莱娜的面具,“我看上去这么像坏人的吗?你们鬼天盟的鬼狐大人,不给你给谁?我还不想要呢。”说着就把鬼狐天冲一抛,抛给了莱娜。

         鬼狐天冲在空中划出完美的弧线。

         莱娜接住鬼狐天冲,诧异的望着凯莉。

         “凹凸大赛没有谁是朋友,这一点你我都清楚。不过我们的关系当然不止是朋友呀甚至今天更进一步了呢~所以预赛结束之前我们还是不要再见了,该干啥干啥哟。今天打的非常高兴……”凯莉说到这顿了顿,才继续开口:“下次再见面……我们就真刀实枪的干一发!”凯莉调皮的眨眨眼睛。

         “好了我讲完了,拜托你一定要一字不差的转告给他哟!”

        星月刃飞来,凯莉一个后空翻稳稳的站到上面。星月刃在湛蓝天空上划出一道粉色的靓丽线条,渐渐远去。

        “唔嗯……”鬼狐天冲吃痛的哼哼了两声,莱娜忙低下头,想碰鬼狐天冲的面具,却还是放下手,只是焦急的问:“鬼狐大人您醒了!您没事吧!”

         “我没事了……莱娜你做的很好。扶我回去吧。”

         “好的大人。”

         其实他早就醒了。

         预赛之后再见么……那还真是,非常期待啊。

         和凯莉契约已成,他的局即使是失败的结果,那也不错。

         其实正视自己的感情,他也放不下他已经长大成人的妹妹哟。

【鬼凯】来玩征服游戏吧,哥哥大人?②

  鬼凯骨科向/微车注意/私设超多注意
合法兽耳和大佬属于你们,ooc属于我
拼尽肝力还是搞出来了然而我作业还没写完
痛苦OTZ
听说点小红心小蓝手评论的妹子都是小天使哟~
我手机盲不会放链接qwq①请点击刀羊头像寻找吧~
那么我们开始吧!
——————————————————————————————
        “凯莉小姐。”鬼狐的尾巴再度僵直起来,他能感觉到他的血液在沸腾。

        属于鬼狐一族的血液。

        真是……令人痛恨。

       凯莉扳住星月刃,轻盈的跳了上去,发丝和裙摆飞扬起来,在星月刃上站定,居高临下的看着鬼狐天冲。

       鬼狐天冲假装平静的目视前方,尽量让自己不去想刚刚凯莉裙底一闪而过的什么东西。

        “有没有感觉了呢,鬼狐天冲?这可是全宇宙最可爱的凯莉小姐给你的餐前甜点呢~”

        鬼狐天冲发现自己的尾巴和耳朵都在不自觉的颤抖,但他坚持把自己的目光放在凯莉纤细的小腿上。香甜的气味充斥鼻腔,视觉嗅觉双重刺激,鬼狐天冲燥热的血液欢呼着直冲向小腹。

        凯莉发觉鬼狐天冲没有说话,干脆在一屁股星月刃上坐了下来。

        “哎呀一坐下脚就没地方放了耶~”

        于是凯莉两脚岔开硬是放在鬼狐天冲身体两侧,以一个十分不雅的姿势踩在树上。

        “只是这样一来裙底风光就全暴露了哟~这样也没关系吗鬼狐天冲?”

         鬼狐天冲没有动作,但一直沉默着。

       “喂我的主人凯莉小姐在问你话呢,再说你也不是向凯——唔!!”

        鬼狐天冲身体颤抖了一下。

        是啊,他早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宣誓向凯莉宣誓献上鬼狐一族的忠诚了啊。

         但绝非自愿。

         他是那个女人的血脉……明明是鬼狐一族的反骨。

         鬼狐天冲想要握拳,手指却只是无力的动了动。

        “这没你事老骨头你给我闭嘴!”凯莉一拳捶在老骨头脸上。

         “我知道了凯莉小姐……”老骨头委委屈屈的闭上嘴装死。

        “鬼狐天冲……用面具遮掩你漂亮的脸蛋,防止别人跟我抢你真的是不错的主意哟!”  
            
        “不过现在只有我们两个……我来帮你摘掉它吧。”凯莉伸手摘掉了鬼狐天冲的面具。

         鬼狐天冲张着嘴微微喘息着,眼角和脸颊浮上情欲的粉,明黄色的竖瞳一半沾染欲望,另一半混合着仇恨和惊讶。

        随手扔掉面具,凯莉用右手逮住鬼狐天冲精致的下颚,强迫他与她对视。左手也没闲着,拔出钉住鬼狐天冲兜帽的星镖,一根手指拨拉下兜帽,收回手的时候故意让指尖轻轻划过耳尖的绒毛。

        鬼狐天冲的耳朵敏感的动了动,凯莉当然不会错过他面上一闪而逝的慌乱。

        他们明明那么熟悉彼此。

        凯莉原本偏圆的眼睛微微眯起,扬起的眼角带起一段风情。眼神里有鬼狐天冲熟悉的欣赏,也有些他不愿看到的喜悦和别的感情。

       是让人心惊的艳丽。

      鬼狐天冲眼睁睁看着那个艳丽面容渐渐向他靠近,有些恍惚。

        凯莉真是……长成个大姑娘了。

        什么时候呢?

        成为他的【主人】的那一刻?他因为半个鬼狐血脉第一次发情的那一刻?

         还是……发现他离家出走的那一刻呢?      

        再近。

        直到温润的唇瓣覆上他的唇,还恶作剧般的咬了咬。

        甜蜜的糖果气味浸润着鬼狐天冲的口鼻,侵占了他的大脑。

         鬼狐天冲觉得已经真的无法忍受了,他闭上眼睛。

        “你是我的哟,哥哥。注定要被我所征服的哥哥哟。”凯莉笑眯眯的,离鬼狐天冲近在咫尺的唇却吐出恶毒的言语。
——————————————————————————————
不出意外的话下一章有车?链接问题真让人苦恼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