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羊呀喂ฅ

这里刀羊♡有时候会脑回路错乱还请见谅,什么都不会还什么都想尝试的家伙→_→因为可能要被收手机所以不能及时回消息……企鹅号3559153913扩列请标明来意,刀羊这种一句话要斟酌半天的人是一定会躺列的我给你港(๑•ั็ω•็ั๑)可能不会发什么二次元的东西【滑稽】半现充半入宅的人生可真是……qwq
主要厨凹凸和罗战,漫威dc都吃,没有刀羊我不吃的cp【叉腰】
好吧就这样,下次想到什么再继续啰嗦吧2333

【鬼莉鬼】来玩征服游戏吧,哥哥大人?④【完结】

鬼莉鬼骨科向/私设爆炸注意/ooc开花注意

合法兽耳和大佬属于你们,ooc是我的

几经犹豫刀羊还是发出来了——刀羊知道有很大缺点但请轻喷啦

算是刀羊第一个完结的玩意【垂头丧气】刀羊怕是不适合当个写手

之后还会有前传,鬼莉幼年时期【其实我还没想好】

我真的好啰嗦啊OTZ
——————————————————————————————
        鬼狐天冲躺在雪地上,没有穿袍子,他恍惚中觉得已经很久没感受过这种凉意了。

         有多久呢?

         温热的血流在雪地上,雪化成水,掺杂着血液丝丝缕缕的穿透他的衣服,黏在他的肌肤上。

         最终还是失败了啊……

         不过另一种意义上他也成功了——起码他是活着出了凹凸大赛。

         即使不是那个第一名。

         真是狼狈啊……还好,他还有退路。

         鬼狐一族的行事风格就是从来都不孤注一掷,从来都会留下退路不是吗?

         “真是狼狈啊。”清亮的声音响起,钻进鬼狐天冲的耳朵,穿过隆隆的耳鸣,钻入他的脑海。

          不是幻觉啊。鬼狐天冲抖抖耳朵,闭上眼睛装死。

          “怎么,还真死了啊?”

          凯莉慢慢走过来,一屁股在他旁边坐下。

          伸手从老骨头嘴里拿出几瓶系统出品价值不菲的回血回蓝药水,粗暴的倒在鬼狐天冲嘴里。

          衡量了一下药水的价值和不张嘴的后果,鬼狐天冲只好张嘴接下,药水咕嘟咕嘟得灌下去,凯莉满意的拍拍他的头。

          “有没有不甘心啊?”凯莉伸手蹂躏他的耳朵,有几缕长发落在鬼狐天冲的脸上,“我的哥哥啊。”

          熟悉的香甜气味再次飘来。鬼狐天冲叹了口气,瞧了一眼也挺狼狈的凯莉。

          他们刚刚才激战了很久啊,凯莉还能甩开她的队员们找到他也不容易。

          和他对手戏还演这么久,估计完全骗过格瑞,不愧是他妹妹。

           “你说呢?”鬼狐天冲戏谑的反问到。

            “那就跟我走好咯。”凯莉眨眨眼。

            “你觉得我有别的选择么?我的主人?”反正都成这样了,鬼狐天冲倒是很放的开,完全没有之前的别扭。

            凯莉没有回答,两人一下子静默下来。

            “以那个男人的元力发誓,”凯莉忽然打破了沉默。

           凯莉和鬼狐天冲身上同时泛起幽幽的蓝光,是那个男人留在凯莉身上关键时刻用来保命的元力。

        鬼狐天冲突然知道凯莉要干什么了。

          凯莉调出的这分元力是用以维持一个平等契约的,但鬼狐天冲知道这份元力的存在就是为了毁灭——它被自己的主人下了毁灭的命令。凯莉要控制这份元力形成守护的契约,就必然会遭到元力的反噬。

           鬼狐天冲瞪大眼睛:“你疯了凯莉!他会知道的!我们都会被他——”凯莉的声音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

         “凯莉将保持与鬼狐天冲的契约,至死不渝,不限制他的自由,协助他完成自己的梦想,直到生命尽头。”凯莉紧紧的咬着牙,从牙缝中挤出一个一个的字,字字沉重的敲击在鬼狐天冲心上。

        “等等!”鬼狐天冲伸出手拽住凯莉垂下的一缕黑发,但已经晚了。

         凯莉身上丝丝血气蒸腾而起,与暴动的蓝色元力纠缠在一块。她紧紧的咬着牙,用尽所有的精力去控制蓝色的元力形成那个契约。

         符印渐渐成型,闪烁着红蓝交织的光芒,分成两半消失在凯莉和鬼狐天冲的身体内。

        鬼狐天冲的手低落下去。这又是何苦呢……

        他知道,凯莉是怕他因为他们之间的主仆契约与她再生嫌隙。

        所以她非要选择最难最麻烦的方式表达喜欢。

        但其实他早就不在意这事了。

        他确实恨过,恨自己那个改变鬼狐一族受人指使的命运的梦想,恨鬼狐的血脉,恨那个男人让他成为半个鬼狐一族,成为被族人厌弃的【鬼狐一族的反骨】,也恨与他定下一半主仆契约的凯莉。

       所以那时他选择离开。凭借他的聪明才智他在宇宙中混的还不错,靠着倒卖东西生活,也一次一次的出入生死边缘,时间和阅历渐渐磨平他的仇恨,他觉得自己已经够强,他仍然要完成他那个梦想。

       他在参加凹凸大赛之前回了一次故乡,那个他和凯莉长大的地方——得知凯莉也早已出走,他的母亲一直一个人生活在那个空无一人终年大雪纷飞的星球上。

        他和凯莉童年时代的一切痕迹仍然被温柔的保存在那个老房子里,母亲壁炉里的火焰仍然熊熊燃烧着,和母亲的笑容一样温暖。

       在凹凸大赛再度见到凯莉,鬼狐天冲就打算完成那剩下的一半主仆契约——这就是他为自己准备好的退路了。

         但他也确实没有想到,凯莉在主仆契约之外还准备了这个平等契约。

        这一次,他的妹妹在聪明才智和洞察人心上,也胜他一筹。

       “嘿嘿,哥哥,怎么样?要不要放心的留在我身边?”凯莉脱力的趴倒在鬼狐天冲身上,心满意足的笑起来。

          太阳快要出来了,东方已经变白,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让鬼狐天冲觉得有些刺眼。

         “好啊。”鬼狐天冲听到自己这样说着。

         “那即使成为召唤兽什么的哥哥也同意了哟!”凯莉胳膊支在地上,用手撑着头朝鬼狐天冲露出灿烂如朝阳般的笑容,再一次刺痛了鬼狐天冲的眼。

         “原来是这样……你又套路我,妹妹。”鬼狐天冲从胸腔里发出沉闷的笑声,脸上的表情半是生气,半是好笑。

        大概鬼狐天冲只有与凯莉独处时,才会放下面具露出真实的自己吧。

        嬉笑怒骂的真实感,真的好久没有过了啊……鬼狐天冲眨眨有些酸胀的眼。

         “兵不厌诈咯我亲爱的哥哥~再说这可是哥哥你挑起的游戏啊,我要是不赢你一把,岂不太没面子?”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