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羊呀喂ฅ

这里刀羊♡有时候会脑回路错乱还请见谅,什么都不会还什么都想尝试的家伙→_→因为可能要被收手机所以不能及时回消息……企鹅号3559153913扩列请标明来意,刀羊这种一句话要斟酌半天的人是一定会躺列的我给你港(๑•ั็ω•็ั๑)可能不会发什么二次元的东西【滑稽】半现充半入宅的人生可真是……qwq
主要厨凹凸和罗战,漫威dc都吃,没有刀羊我不吃的cp【叉腰】
好吧就这样,下次想到什么再继续啰嗦吧2333

【雷安】《叶子》 如果我从未遇见你②

雷安cp向/意识流/格式奇怪/现代设定
ooc属于我,男神属于你们
文笔超渣,努力练习。
啧,这么慢更还没掉粉【喂你并没有什么粉可以掉】
刀羊觉得自己是个奇迹耶。
注意,为了叙事【什么还不是为了自己爽】时间上有点混乱,确定是同一世界观就好了w
刀羊就是如此跳跃
哦,有点微的帕佩。
好像啰嗦完了
——————————————————————————————

『天堂      原来应该不是妄想』

         安迷修高中时期有过选择的欲望——他曾经想要成为一个街拍摄影师。

        拍那些路过的漂亮女孩,或者不拍女孩也好——一个好的街拍客很少拍没有人的风景,“人在画中走”,还要走的和谐,走的动感,这才是他们的追求。

        安迷修拍大街上所有美丽或者不美丽的风景,走过的每一个人。安迷修用廉价的相机拍下的照片即使对焦不好,像素不高,手法也略显青涩不够专业,但每一张照片都好像在讲述一个个故事,都有着值得回味的细节。所有这个城市里擦肩而过的陌生人,所有可能发生的故事都被安迷修对待珍宝般的小心捕捉,再小心的保存。  

        安迷修毫不怀疑自己在街拍上的天赋。

       一直到那一天。

        他早早放了学,端着相机在大街上闲逛,希望能拍到不错的照片。走了一会儿,却看到他居住的那个福利院的阿姨和一个孩子正扶着另一个孩子大街上走着,被扶着那个孩子软的像摊烂泥,踉踉跄跄的被阿姨和旁边的孩子半搂着走。

        看到安迷修,阿姨和孩子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安迷修快来!他的病又犯了!院里电话坏了打不了120!”

         “我来了阿姨!”

        安迷修快速上前,干脆把那个孩子背了起来,三个人小跑着朝医院去。

         坐在急救室的门外,安迷修和阿姨一筹莫展。

         福利院的孩子都没有父母,国家救济远远不够,偶尔有爱心人士捐一些钱,也很快就用光。

         那个孩子有无法根治的遗传病,每次发病都是大把的钱砸进去,人才不至于横着从医院里出来。

         今天这一次病发,福利院里其他的小孩又要一个月都面对无法吃饱的窘境了。

          要挣钱啊……

          拿什么挣钱呢?安迷修看了看手里的相机,无力感恍若正张开大手用力的揪住他的头发。

          照相,街拍,这不帮了他和阿姨,也帮不了孩子们。

          安迷修恍惚的看着阿姨颤着手在单子上签字。在那个念头开始的那一刻就有密密麻麻的痛感沿着脊柱向上爬入大脑,安迷修的违和感一直在提醒他。

         提醒他在这样的时刻……好像本应该有人帮助他来着。

         为什么……那个人没有出现呢?

         安迷修摇摇头,强压下心里的违和感。他怎么会有这种不劳而获的想法?

         没人能帮他,他只有自己努力,才能报答阿姨的养育之恩,接着养好着一群和他一样的小孩啊。

         安迷修拉开福利院生锈的铁门,铁门发出一声即将无法承受的叹息。

         “骑士哥哥回来了!”“骑士哥哥!”在门口玩的小孩们欢迎着安迷修,“骑士哥哥,阿姨去哪了?”

        “我知道!阿丹又病了!阿姨和他在一起!”一个拖着鼻涕的小孩抢答。

       “这样啊……”孩子们略微有些泄气。

        安迷修微笑着挨个摸了摸孩子们的小脑袋。

         “阿姨今晚不回来,今天晚上骑士哥哥给你们做饭好不好?”

         “好!!”小孩子们齐声回答。

          福利院的宿舍里,安迷修把相机端正的摆入属于他的小柜子。

          从此他放弃街拍。

          安迷修一直一直努力,再令人怦然心动的景象也不能动摇他的决心。

         他会一直是福利院的骑士哥哥。

          他也信守自己的承诺,一直到今天。

『只是我早已经遗忘  当初怎么开始飞翔』

         雷狮的记忆力很好,他至今都记得小时候在家族里学到的东西。

         不过雷狮习惯把过去的一些不重要的或者不感兴趣的人或事从脑海里抹除。

        所以有时卡米尔提到某个人或者某件事的时候,雷狮经常是迷惑的,不过也就迷惑一下——不重要的人和事,没必要关心。

        就算可能是有用的,卡米尔也会帮他记着的不是么?

        但是那天雷狮突然意识到了这个毛病给他带来的麻烦。

        他结束旅行回到卡米尔上学的城市里,第一件事就是叫上卡米尔,帕洛斯还有他的男朋友佩利一块在路边摊喝酒撸串。

        三个大男人喝啤酒,卡米尔喝格瓦斯⑴。

       佩利酒量不错,一会半扎啤酒就下肚了,雷狮和帕洛斯也喝的差不多。

        佩利趴在桌子上,任由帕洛斯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梳理他蓬乱的头发,打了个酒嗝,大着舌头说:“嗝……雷狮大哥,你的照片帕洛斯给我看了……拍的,真他妈好看!”

        雷狮已经有些醉了,也打了个酒嗝:“嗝……嗯,当然……”

        “听说你以前不是个玩相机的,是个富二代来着……现在一点也不像富二代哈哈哈哈!你啥时候学的啊……”

        帕洛斯的手顿了顿,又继续不动声色,慢条斯理的梳理着佩利的头发。

         “所以说啊……”

        佩利继续说着,头却一点点的,要睡着了。

        卡米尔捧着杯子小口小口的啜饮着格瓦斯,手却猛的收紧。

         雷狮看到了,混乱的大脑却来不及处理这个画面。

         “说起我是怎么开始玩摄影的……”

        雷狮正准备侃侃大山,回想了一下,没想起来。

        他怎么开始玩摄影的来着?

         雷狮抓起杯子又灌了一口,冰凉的液体灌下,带来一秒钟的清醒,一秒过后是更加强烈的眩晕感。

          “卡米尔……我是怎么开始的来着?嗝……咱俩好像还没出来的时候,我就……”

         帕洛斯微微笑了下,手从佩利的头发上滑到佩利光洁的额头上,不经意的点着。

        佩利嘟囔了两声,没有醒来。

        雷狮努力的睁大眼睛,视野变得更加模糊。

        周围有很多桌子,桌子边坐了很多人。周围有很多灯,灯花花绿绿的变幻着颜色。

         可是没有雷狮急于想起来的那个人。

        “我好像忘了很重要的事啊……卡米尔。”

       “哥,你喝的太多了。”卡米尔放下杯子,“我们该走了。”

         “卡米尔!”雷狮一下子站起来,却又颓然的坐下。

          “也是,你不知道的……他啊……”雷狮自言自语起来,往桌上一趴,深沉的黑暗如归巢的乌鸦席卷而来。

         雷狮从宿醉中醒来,头痛欲裂。外面已是天光大亮,卡米尔去上学了。

         雷狮此刻庆幸自己喝醉从不断片的习惯。

        他终于知道所有的违和感来源于哪——他忘记了重要的事。

         雷狮努力的想了又想,可是他想不起来。

         窗户大开着,秋天的风吹进来。

         雷狮的身体好像一下子空了,风的声音在他的身体中回荡,撞击内壁,回旋着发出“呜呜”声。

         怎么会想不起来呢?
——————————————————————————————
⑴格瓦斯:(实话说我也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这种饮料)酒精度非常低的酒,基本上就是软饮料了。小孩也可以喝2333嗯,味道啊颜色啊就和啤酒差不多,但是比啤酒好喝很多,比较甜ww对于刀羊来说撸串必备!

       那个街拍的东西完全是胡诌!千万别信!当然如果太离谱了请对刀羊说刀羊会改!【士下坐】

       给小红心小蓝手的妹子都是小天使呀♡

评论

热度(10)